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屏幕的保护是可折叠屏幕手机一大挑战,可折叠手机突破点在哪?
- 2019-04-29 -

屏幕的保护是可折叠屏幕手机一大挑战,可折叠手机突破点在哪?

 

   北京时间04月16日消息,中国触摸屏网讯,可折迭OLED屏幕手机的最大挑战:如何贴近使用者。2019年手机产业最热门的话题,非可折迭(foldable)屏幕手机莫属,这个被提出了近十年的概念,即将在今年成为现实。

虽然可折迭屏幕手机开卖在即,但整体而言,这项产品仍是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,距离真正的成熟,还有一段路要走。然而,这最后的一段却是最关键的一段,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充分改良产品的体验,同时抓住消费者的喜好,谁就有可能主宰可折迭屏幕手机的市场。那么一些智能家居触摸屏可以实现吗?

目前台面上的两大玩家,三星和华为,各自皆已发表了旗下首款的可折迭屏幕手机,而销售的时间点则约莫都落在今年年中左右,因此,从2019下半年至2020上半年之间,将会是可折迭屏幕手机硬件竞争最白热化的时间,其不仅考验各家业者的系统设计能力,同时也考验着相关供应链的制造能力。

市场最关心的是,突破点在哪?关键零组件又是哪一些?然而这些问题的答案却不是在硬件规格的数字上,而是要比谁能最接近使用者。

屏幕的保护是可折迭屏幕手机最大的挑战


图二 : 可折迭屏幕手机的基本型式。

工研院电光系统所副所长李正中就指出,单就目前的可挠式AMOLED显示面板来说,曲面和可折迭设计在硬件规格上的差异并不大,就是曲率达到3mm或者1.5mm的差别。

「可折迭屏幕手机最大的挑战,反而是在屏幕的保护上。」李正中说道。

他表示,以往的曲面机是采用保护玻璃来防止OLED屏幕遭到外力损害,但到了可折迭式设计,则需要改采其他柔性的材质来作为保护膜或者涂层,而这些材料是否能提供足够的防刮与耐磨的能力,就成为面板供货商必须要思考的问题。

李正中进一步解释,就物理特性来说,越厚的材质能提供越好的防刮与耐磨的性能,但其可挠的性能就越差;反之,薄的材质和涂层虽然有较佳的可挠性,但在防刮耐磨上就稍嫌不足。

因此,如何在屏幕保护层材料的厚度与抗性上做取舍,同时依据自身装置的设计来做优化便是关键所在。

此外,由于可折迭屏幕手机在折迭的设计上有分成「内折」和「外折」,各自的保护需求也不相同,其中外折的屏幕因为没有机壳保护,因此所需的防护需求较高,而内折的屏幕则会被收纳至机壳内部,因此需要的保护等级就较低。

另外,除了屏幕外的保护层需考虑外,整个OLED显示模块内的可挠机构也都有材质适性的问题,制造商都需将之考虑进入。

而除了防刮耐磨的需求之外,李正中也提到屏幕的防冲击性能则是另一个需要注意的关键。他表示,可折迭屏幕手机仍是行动装置,势必也会遭遇碰撞与挤压的情况,因此防冲击的性能也要在屏幕设计时就被考虑进去。

材质疲劳 屏幕「变形」的问题

保护膜与涂层是可折迭屏幕手机设计的第一个挑战,另一个则是可挠材质的疲劳问题,也就是屏幕「变形」的问题。

就如同所有的材质一样,一旦长期固定在某个形状下,材质就会因为应力而出现疲劳的状态,而产生变形的结果。

「就好像一张纸,你把它卷起来,它就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」李正中解释。

所以同样的,若可折迭屏幕手机一旦长时间未使用,久处于折迭的型态或者摊开的型态,它就有可能难以回到另一个型态之中,产生无法折迭,或者收合不完美的情况。

另一个材质疲劳状况就是「折痕」的出现,一旦屏幕会出现折痕,恐怕也很难会被消费者接受。

而针对上述的种种问题,包含防刮、耐磨、抗冲击,以及材质疲劳的性能,李正中则提醒设计者,不应该将它们分开来思考,而是要整体考虑,并搭配自身手机的折迭方式与装置的机构去判断,才能提供最佳的使用体验。

他表示,面对这些挑战,手机业者应该要与面板供货商、仿真软件公司等,大家一起进行跨领域的合作,共同去找出对的材质组合。而且这项工作并没有快捷方式,只能依赖时间与经验的累积。

铰链(hinge)设计,则是可折迭屏幕手机设计的另一大挑战,它扮演着可折迭屏幕收合紧密度与稳定度的重要角色,直接影响了手机设计的厚度与稳定性,更是使用者体验优化与否的关键所在。

李正中指出,目前推出的可折迭屏幕手机的厚度,其实仍无法满足消费者,至少都还要在缩减40%以上,才能算是符合现在要求的行动装置,而其缩减厚度的关键就在于铰链的设计上。但如何微小化铰链,同时又顾及材质因疲劳而松脱的问题,就是手机开发者需要突破的环节。

硬件需先克服 软件才能跟进

整体而言,可折迭屏幕手机仍有许多挑战待克服,无论在软件或硬件上皆是。但在初期,硬件组件的成熟和系统组成的稳定,会是首先要突破的环节,因为也只有在硬件成熟的基础上,后续的软件开发才能逐步展开。

「光是内折或外折没有确定,软件开发商就无所适从,因此就会采取观望的策略,因为对软件开发来说,不知道使用方法才是最困难的。」李正中说。

但他也强调,不管是内折或外折,终究是要消费者能接受才行。此外,还包含了故障率、维修能力、用户问题能否排除等,而这些问题大概上市后半年就会有答案。而业者大概需要1~2年的时间来厘清和应对,因此,可折迭屏幕手机大约要等到2021年才会有较成熟的风貌。

而针对目前的可折迭屏幕的高价位,李正中则认为,由于目前产品仍处在产量少与良率低的状态,因此产品本身的成本仍偏高,但随着产品成熟和供应稳定后,价格就会逐渐压低。

至于市场地位方面,则会是锁定同时拥有手机和平板的商务族群,由于他们对于价格较不敏感,又有大屏幕的需求,因此会是第一波的目标对象。而当产品价格落到3~4万新台币左右,则一般的消费者就会开始考虑可折迭屏幕手机了。